新闻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乐义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工业数据说|智能云科CEO朱志浩:围绕用户需求,创造价值最重
工业数据说|智能云科CEO朱志浩:围绕用户需求,创造价值最重 发布时间:2019-11-02 19:41:42 人气:2120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中国正处于数字经济转型的关键节点。各行各业都进入了数字转型的新阶段,尤其是工业制造。面对中国制造业不平衡的发展水平,数字转型真的能够实现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占据工业制造的制高点?数字经济时代如何保障工业信息安全?为了回答这样的问题,艾欧信把制造业规划中的工业数据称之为专题,把工业制造业中的数据“那些东西”一起挖掘出来。如果您有相关话题或业务建议,欢迎添加一个话题主管微信:新曦,进行交流。

作者|夏易哲

编者|于新亭

“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最早是由通用电气在2012年提出的,随后在2014年与at&t、思科、ibm和英特尔联手组建了工业互联网联盟。工业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自概念提出以来,已经成为一个跨领域的舞台:不同行业背景的企业来自不同的国家,依靠原始技术和对工业互联网的不同理解,相互竞争和合作。

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崛起晚了一点,呈现出类似的竞争环境。从行业背景来看,三一重工、徐工等行业巨头,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玩家,用友、金蝶等企业服务提供商,以及大量初创企业已经进入了行业互联网线路。

诞生于沈阳机床的智能云分公司与第一类企业有着相同和不同的关系。一方面,智能云分公司由沈阳机床有限公司与神州数码和光大金控投资联合成立。它拥有相对强大的制造基因。另一方面,智能云分公司的创建团队是i5数控系统最初的研发团队,其起步早于工业互联的思想和实践。

智能云分公司总经理朱志豪认为,作为来自制造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提供商,智能云分公司的成立是为了服务设备用户的业务需求,而不是追逐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或热点。无论是i5os还是isesol,源自沈阳机床i5数控系统,最终都是以客户为导向的。

在工业生产中,不仅工业场地非常复杂,而且各种工业设备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一大障碍。

据了解,世界上有100多种工业总线,各种终端设备大约有4000-5000种通信协议,负责采集、分析和转换工业数据的驱动程序有5000多种,包括plc、变频器、板卡、智能模块、智能仪器、标准协议、机器人、机床等。为了实现不同工业设备的连接,需要兼容不同的通信协议。

因此,促进数据通信标准的统一已成为建立工业互联网标准体系的重要任务之一。

2017年11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中的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应初步建立工业互联网标准体系,制定20多个通用和关键基本通用标准,制定20多个关键行业标准,促进标准在重点企业和重点行业的应用。

2019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工业互联网综合标准化体系建设指南》,明确划分了工厂的网络和连接标准,详细阐述了工厂内部网络、外部网络和工业设备/产品联网的六个标准。

对于工厂来说,其生产设备不可能使用同一制造商的所有产品。因此,能够访问不同品牌的设备并解决通信标准的兼容性问题是服务提供商需要解决的难点。

为了解决这个痛点,智能云分支推出的智能终端isesol box配备了iport协议。终端实现了设备对主流数控系统的访问。它不仅兼容西门子、法努克和沈阳机床的设备,还兼容cmtba、amt和vdw的通信标准,实现数据互联。

该协议的高耐受性提高了isesol的适用性。目前,连接到isesol平台的28000多台设备中,有一半是非沈阳机床。这种对通信协议的高度容忍使得智能云isesol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普及成为可能。

如果说“兼容性”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在设备互联方面的刚性需求,“开放性”可能成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趋势。

在政策层面,相关部门有促进平台普遍性的趋势。去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组织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的通知》,并于今年8月底最终确定了10个“双跨平台”。

对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服务提供商来说,他们自己的行业背景是不同的。在进入行业之初,他们可能从单一的行业或场景开始,甚至纯粹积累项目系统的经验。然而,由于中国工业互联网仍处于相对初级的竞争状态,通用平台巨头尚未出现,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在单一行业继续深化,或者通过一些通用应用实现相同功能跨行业迁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不得不考虑平台在其他场景或行业中的适用性。因为这不仅是扩大市场的需要,也是平台之间不可避免的竞争。

针对跨行业问题,朱志豪表示,工业互联网平台不能忽视工业生产的复杂性,从而低估了跨行业的难度。这种观点也决定了isesol的地位——在它擅长的行业中打开平台。

这种开放首先在paas层的isesol开放平台上实现。通过开放api,用户企业可以访问订单数据、操作数据、报警数据等。其他系统以及与mes、erp和其他系统的接口。合作伙伴可以在区域和行业云上访问isesol。

此外,智能云分公司还为saas提供isesol应用商城。企业、大学和个人开发者可以向应用商城推出自己的工业应用。智能云部门提供灵活的共享,以确保他们的收入。

这种开放模式有助于客户和第三方推动者共同开发平台的潜力,也有助于平台加快新功能的改进,适应新的行业和场景。

在工业互联网平台领域,智能云分公司的isesol已经实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产品矩阵——isesol盒;智能终端位于边缘层;工厂的数字化制造操作系统Isesol wis为中小企业提供生产管理和维护等通用云管理模块。在saas层,智能云分支还可以提供自主开发的多功能工业应用……

然而,智能云分公司的业务并不局限于此,因为isesol的最终目标是目前服务3600多名客户,所以业务优势随着客户的需求不断扩大和提高。

为了应对供应链中小客户声音不足的问题,智能云分公司推出了isesol业务。这种智能在线服务可以连接供需双方,通过平台背书认证系统,使双方都能轻松完成交易。

智能云分公司还推出了isesol商城,这是一个面向工业产品的mro采购平台。与其他b2b平台不同,智能云分支平台仍然专注于机床领域的相关需求,并开始提供“需求定制”服务。

为产品创建指南针的想法确实有些超前。以消费互联网的发展路径为参照,其发展重心从产品导向向用户导向的转变,实际上是仅在过去两年流量红利见顶时才出现的趋势。目前,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特别是在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初级阶段,绝大多数服务提供商仍在努力改进和实现该平台的功能。

对于这种差异,朱志豪似乎很冷漠,甚至没有意愿去比较不同平台的特点:“因为我没有忙于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太多时间去和别人比较。因为对我来说,为客户创造价值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智能云分支的发展方向是满足客户整个生命周期的需求。除了提供特定的对接产品,智能云分公司还为中小企业提供共享园区、共享基地、共享工厂等服务。

关于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前景,朱志豪认为,中国拥有最大的工业互联和工业大数据市场,因为中国拥有最多的工业,其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满足欧洲国家的需求。在如此大的市场中,工业互联网平台应该具有共同的开发服务逻辑。有这种想法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建立行业生态。智能云分公司还与其兄弟单位联手,通过举办相应的夏令营,扩大更多有能力的人加入平台应用的开发。

在当前工业互联网躁动不安的生态环境下,越来越多像智能云分公司这样的公司需要依靠工业互联网技术,并不断朝着完成业务闭环的目标前进。与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相比,行业转型既沉重又缓慢,行业互联网本身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统一标准和满足需求。

在工业数字化转型的时代,中小制造企业如何“抓住机遇上车”?

随着“争取更多”模式的兴起,数字思维能为工厂转型铺平道路吗?

湖南快乐十分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新闻边线
© Copyright 2018-2019 unanimocracy.com乐义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