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乐义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故事:母亲病危打来电话要见我,想到当年她做下的事我直接挂断(
故事:母亲病危打来电话要见我,想到当年她做下的事我直接挂断( 发布时间:2019-10-25 16:59:39 人气:2471

我母亲病危时打电话来看我。我挂断了她那年所做的事情(第一部分)

楚反击了。一个和他同龄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她穿着一条棉白色长裙,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她看起来像一个小公主。

“你饿了吗?我回去给你做饭!”母亲看到小女孩,疯狂地拿出篮子。“看,里面全是你喜欢吃的东西!”

“你是谁?”小女孩走过来侧视了他一眼,带着自豪的表情和深深的厌恶。

“这个!”我妈妈抓住她的手,笑着回答,“这是我家的一个小侄子。我刚刚遇见她!”

“土壤很土气!”小女孩挣脱了她的手,没好气地说,“不管是谁,反正也不想把它带到我家。我们的家是避难所吗?”

"当然,当然。"妈妈说,“你先回去,我马上回来,马上……”

小女孩一听,又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冷哼一声离开了。

“慢点,小心滑倒!”母亲照顾她,有些谦恭。

她家里的一个小侄子。

这句话让楚立刻愣在了原地。他的呼唤仍然在他的喉咙里哽咽,他的眼泪无法抹去,他母亲的手仍然温暖。

但所有这些都成了一个大笑话。

“这个小婊子,我迟早要收拾她!”小女孩离开后,她的母亲不满,甚至在门口吐口水。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楚铮抬头看着母亲说:“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会挣钱养活你的。”

“你疯了!”我妈妈像幽灵一样对他说,“你知道赚钱有多难吗?你知道这个城市花了多少钱吗?我不想回到过去!”

母亲坐下来,拿起手边的杯子,“算了,你知道什么?吃吧。吃吧。吃完后...你回家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当我妈妈这么说的时候,她说得很快,看起来很无聊,就像送乞丐一样。

楚问天此时心完全冷了。他认为是时候醒来了。

她离开是因为她和父亲意见不一,她离开是因为他的家庭太穷了。她努力工作,努力学习,想成为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但是她太累了,需要休息和缓冲。这些就是朱棣文给母亲留下的借口。

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的母亲实际上是个自私的人。自始至终,她爱的只是她眼中的自己。

“我已经走了,不会再找你了。”想到这,楚于诸擦擦脸,平静地点点头,同意了她。

“晚饭后你去吧!抓住什么抓住!就像你一文不值的爸爸一样,你必须勇敢面对,忍受痛苦!”看到他这样,他妈妈更加生气了。她交叉着腰对他大喊大叫。

“但是你必须承认……”楚铮回头看着她。"作为继母,你不如我家里的那个好."

然后,他踩上洗好的白布鞋,平静而果断地转身离去。他身后传来母亲一连串的诅咒...这一次,他仍然没有回头。只是这个没有回头。和我父亲说再见和不回头有很大的不同。

他不敢从父亲那里回头看。他害怕看到自己的怀旧之情,也害怕不再想念他。这次他没有回头,只是因为他不想再看到他身后的女人...

爱和眷恋一样深。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损害会一样严重。他母亲的绝望让他不寒而栗,彻底放弃了...

那天晚上,天黑时,楚铮回到了这个贫穷的家庭。站在离他家门口不远的斜坡上,他看见他的父亲、继母和妹妹正在院子里吃饭。没有他,整个院子似乎变得更加快乐了...

我父亲有一个家庭,我母亲有一个家庭,但是他已经没有家庭了。

他看着面前陌生而熟悉的家,转身离开。他跑到铺满蒲草的河岸,在那里过夜。看着黑色的蒲草,他觉得自己已经和它们融为一体,只能自己死去...

楚铮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移动疼痛的背部,头在漂移。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种心肺刺痛的记忆了,但是那种触摸仍然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孤独。一个城市,一个房间,一个人。他挣的大部分钱都寄给了他父亲。他不想结婚,而且他再也不会结婚了。

和他结婚很糟糕。许多人可能认为这种想法有点夸张,但是世界上哪里有真正的共鸣,你鄙视的可能是别人最戳他们心肺的痛苦。

楚最终没有去看他的母亲。他所有的人都到了医院门口,但他想了一会儿,把它折了回去。因为对他来说,有些事情是无法原谅的。

最后,他还是拨通了李肃的电话,给了她一笔钱。钱不多,但他只有这些。当李肃收到他的钱时,尽管他仍然不满意,但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甚至笑着称他为兄弟,并告诉他她可以随时见到他的母亲。

也许他会后悔没有去,但是楚铮知道即使他去了,他也不会说任何关于宽恕的话。像母亲这样的人当然不想生病和变老,但是这种生活太悲伤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活着和死去。如果他可以选择,他宁愿不活了...

然后楚铮买了一张票,回到了他的家乡。多年来,我家乡的变化翻天覆地。他的家曾经是村子里最贫穷的,现在成了村子里的好生意。

“楚反击了吗?”继母看到他很惊讶,就拿起行李,急忙去厨房,说她会做些菜来接他。

“终于愿意回来了吗?”父亲看到他的语气仍然很轻,但微微发红的耳朵仍然透露出他的喜悦。

至于他的小妹妹,她两年前娶了一个女人,现在正在房子里跑来跑去追逐她的臭小子。

爱是男孩的天性。一个孩子跑步时绊倒了。他胖乎乎的小身体突然倒在他脚下。

“看你还跑不跑!让你叔叔好好揍你一顿!”小妹妹交叉着腰,愤怒地对着儿子大喊大叫,看起来很沮丧。

孩子抬起头,他的眼睛在他面前闪烁,一个非常奇怪的叔叔扁着嘴,好像要哭了。

“男人男人害怕了吗?快起来!”潜意识里,他遵循他父亲小时候经常对他说的话。

"谁要哭,只有他的嘴疼。"孩子站起来,龇牙咧嘴地说,“你是我祖父母经常提到的叔叔,你看起来不太好!”

“信不信由你,我要扇你一巴掌!”听到牛奶和牛奶的声音,楚铮不知不觉地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侄子唤醒,他的心突然感到一种很久没见的温暖。

“你打算怎么抽我?你用我妈妈的拖鞋吗?”这孩子是个厌恶风险的人,一点也不怕人。看到他已经说话了,他开始低声和他说话。小脑瓜不知道该装什么,东一锄西一锤,不一会儿,楚战就晕了...

“快点,别逗你叔叔了!我累坏了!”继母说忙过去招呼他,怕惹恼他。

“叔叔带我出去玩了!带我出去玩!”也许他很了解他,但孩子不仅拒绝听继母的话,还把他拖了出来。

楚争看着拉着他的小身影心里暖暖的,不自觉的抱起了他。

“出去一会儿。”楚问天开口,小脑袋点得像捣蒜一样。

“叔叔,你弄疼我了。”那个小家伙扭来扭去,对他的胳膊很不满意。

“那我就不带你了。”楚问天假装冷着脸,小家伙立刻老实了。

“我可以带他出去一会儿吗?”楚问天扭头,问姐姐。

“去快点!最好直接把它拿走,它要了我的命!”当我姐姐听到他的询问时,她正忙着挥手,希望他们会立即消失在她的眼前。

一天结束时,一个大的和一个小的笨拙地走出了门...

站在村子的后面,奥卡万贝,楚计较的感觉是万千的。

时光飞逝,白云变成了苍白的狗。但饶是多年过去了,河边的蒲草仍然顽强地生长在那里。虽然它没有我小时候那么厚,但纠缠在一起的根仍然牢牢地附着在肮脏的泥巴上...

微风吹来,大片蒲草迎风升起,发出沙沙的叫声。一股清晰的气味立即渗入他的鼻腔...这时,还不清楚他是在看香蒲还是香蒲在刺激他。

事实上,他不喜欢这些香蒲吗?朱棣文认为,虽然他生于泥沼,死于泥沼,但他仍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这种情况下,他为什么要坚持自己成年的过去?最好把痛苦埋在泥里,重新改变生活方式!

“叔叔,你在干什么?”朱棣文正试图全神贯注,这时他的侄子突然撅嘴问他。

楚铮看着小侄子胖乎乎的脸颊和圆圆的眼睛,调皮地捏了捏他的脸,说道:“叔叔在想我明天必须换个发型。”

“哦,痛,叔叔,你真吹牛!”小侄子捂住嘴笑了,这很有趣。

“回家吃饭!”楚铮抱起他,带着巨大的能量冲回家。从远处,楚铮看到了父亲瘦小的骆驼身材...

原来他错过了这么多风景。

这时,阵风又来了,一望无际的蒲草随风飘荡,仿佛在为他的重生欢呼。

(作品名称:蒲草游友,作者:10封信)。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新闻边线
© Copyright 2018-2019 unanimocracy.com乐义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