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乐义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营收净利下滑违规出借资金 股东申请司法重整会稽山陷危情时刻
营收净利下滑违规出借资金 股东申请司法重整会稽山陷危情时刻 发布时间:2019-10-17 12:58:36 人气:4141

收入下降5.18%,净利润下降20.06%,回购仅完成5.29%,控股股东非法占用9500万元,应收账款增加2.94%,存货增加12.51%。惠济山的压力如何才能得到明显的解决

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的115家黄酒生产企业的总收入为167.5亿元,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然而,如果我们进行比较,恐怕结果是令人震惊的。

今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实现收入175.9亿元,贵州茅台实现收入216.44亿元——这意味着黄酒行业一年销售一个季度不如五粮液和贵州茅台!

相比之下,黄酒市场遭受了巨大的破坏,今年的困境仍在恶化。在价格大幅上涨后,对白酒,尤其是高端白酒的需求仍然短缺。然而,如果不涨价,黄酒的总体需求仍然疲软。来自《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汇济山绍兴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济山,股票代码601559),已经深入黄酒市场多年,所有收入都来自黄酒业务,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冲击。

半年度报告显示,惠济山2019年实现收入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净利润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2018年,惠济山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7.36%和2.26%。

该公司的业绩下滑。对于惠济山来说,资金支持更为必要。然而,自今年以来,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一直深陷债务危机,并非法占用惠济山的资金。此外,控股股东已经申请司法重组,这也可能给惠济山带来控制不稳定的风险。

2019年以来惠济山股价走势

数据源:风信息

回购只完成了5.29%

数据显示,惠济山主要从事黄酒的生产、销售和研发。其主要产品有惠济山、水巷国色、地酒堂、西塘、五毡帽、唐宋等系列黄酒品牌。主营业务收入占总业务收入的97.47%。

《中国日报》数据显示,惠济山自去年以来业绩持续下滑,上半年营收为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净利润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

值得注意的是,在净收入下降的背景下,惠济山应收账款和存货都有所增加,经营压力明显。截至6月底,惠济山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92亿元,同比增长2.94%,计提坏账准备1723万元。存货账面价值11.83亿元,同比增长12.51%,拨备覆盖率173万元。

当营业收入下降时,应收账款和存货却在增加。为什么?这合理吗?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周转率是多少?有坏账风险和资本周转风险吗?有什么对策?有滞销产品吗?存货折旧准备充足吗?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在《中国日报》9月10日发布的调查信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了上述汇济山应收账款和存货的问题。

汇济山目前经营和财务状况不佳的突出表现包括公司回购步伐缓慢,这也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惠济山3月13日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3月13日至9月12日)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总额为1.5亿元至3亿元,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每股13.65元(含)。

然而,9月3日关于回购进度的公告显示,截至8月31日,回购期即将到期,惠济山已回购916010股,交易价格在8.57元至8.79元之间,回购总金额为792.56万元,仅为回购下限(1.5亿元)的5.29%。随后,在9月6日晚的公告中,惠济山将回购期限延长至2020年3月12日。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自3月13日以来,惠济山的股价基本运行在10元以下,5月份之后,进一步回落至8-9元区间。股价远低于13.65元的回购协议。

惠济山为什么不能在原定期限内完成回购计划?目前,回购进度不到5.29%。回购能否在展期内完成?

控股股东一再非法占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从账面上看,惠济山上半年拥有1.78亿元的货币资金。虽然较去年的5.9亿元大幅下降,但仅完成了792.56亿元的比较回购。从书本数据来看,这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梳理今年以来惠济山控股股东非法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的动态,或许可以找到回购进展缓慢的原因。

数据显示,惠济山实际控制人是金良顺,最大股东是控股股东龚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龚景集团),持有公司31.97%的股权。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注意到,惠济山9月7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司法重组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唐松酒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1月2日、1月3日和1月25日向杭州永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仁实业)提供贷款3000万元、1500万元和5000万元,累计贷款9500万元。永仁实业向龚景集团贷款9500万元。

虽然汇济山已于2019年3月29日前全额收回上述借款本金,但上述借款已构成控股股东占用非经营性资金。

正因为如此,9月6日,浙江证监局向龚景集团和金良顺发出警告信。

除了这9500万元的非法资金占用,还有另外4000万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趋势也相当令人担忧。半年度报告披露,惠济山的子公司唐宋葡萄酒公司向绍兴精诚物流有限公司借款4000万元

除披露的非法占用资金外,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占用资金、非法担保、不当交易等侵害惠济山利益的情况?这些非法贷款是如何发生的?谁是决策者和责任人?惠济山内部控制制度和资金管理制度是否健全和有效实施?

这些问题以及非法借贷对惠济山的影响在惠济山回复询价信之前可能还不清楚。现阶段可以肯定的是,惠济山的现金流明显恶化。相关业绩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8年,惠济山业务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分别为3.05亿元、2.67亿元和2.32亿元,呈逐年下降趋势。今年上半年,它变成负数,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1.1亿元。

更重要的是,9500万元的非法资金占用对龚景集团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7月19日,惠济山宣布控股股东龚景集团和实际控制人金良顺收到浙江证监局发出的行政监督警告函,因为龚景集团将5.57亿元募集资金转给他人使用,其中3.92亿元在现场检查前已转回募集资金账户。其余1.65亿元在现场检查完成后,在浙江证监局的督促下被调回。

真正的控制器或改变

在7月被证监局警告并于9月再次受到处罚后,龚景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金良顺频繁触及监管的“红线”,这也是龚景集团自今年以来陷入债务危机的原因。同时,也给惠济山带来了巨大的潜在风险——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化,从而带来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数据显示,龚景集团成立于1968年,由绍兴京辉投资有限公司和金良顺等23名自然人共同持有。金良顺直接或间接持有龚景集团31.43%的股份,是龚景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

2016年,龚景集团在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公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66位。根据最新发布的财务报表,截至2018年9月30日,龚景集团总资产为541.02亿元,负债为365.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7.55%。

龚景集团有三家上市公司,即龚景钢结构(股票代码600496)、龚景科技(股票代码002006)和惠济山。

值得注意的是,7月18日晚,惠济山和精工钢铁均披露了龚景集团短期融资券未按期支付的公告。(对此事的分析,请参阅7月26日的《投资时报》,股东债务的浪潮有多广泛?在罚款科技损失5000万元后,政府将接管监管。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根据惠济山9月7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司法重组公告》(以下简称重组公告),龚景集团债券和短期融资券未按期支付的本息总额为15.97亿元。

此外,龚景集团持有的惠济山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并多次等待冻结。9月11日披露的公告显示,自今年4月以来,龚景集团持有的汇济山1.64亿股股份已被司法机关100%冻结,并等待冻结6次。

重组公告披露,汇济山控股股东龚景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自2019年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一直在努力寻找相关重组计划,通过各种方式化解债务风险,但仍无法解决流动性危机。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妥善解决债务问题,向法院提出重组申请。

公告还显示,申请重组的公司包括绍兴京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龚景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龚景控股有限公司,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惠济山不在重组申请范围之内。

然而,控股股东的困境与惠济山的“定时炸弹”无异。如果龚景集团提交的重组申请被法院受理,控股股东等待被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汇济山的实际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化。在控股股东债务危机得到有效解决之前,惠济山始终存在控制不稳定的风险。

“屋漏偏逢连夜雨”——对于惠济山来说,目前黄酒市场的整体需求相对较弱。迫切需要获得和兼并优质资源,加强和扩大主营业务,加大营销力度,促进区域扩张。然而,目前仍难以评估债务危机将对汇积山的业务发展进程产生多大影响。

(编辑:赵金波)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新闻边线
© Copyright 2018-2019 unanimocracy.com乐义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